草木慢慢枯萎,空氣濕潤,天空的顏色顯得蒼白

  • A+

在南京的空氣中

多了幾分寒氣

四四方方的空間

讓家和秋天相遇吧

圖片

在江南,郁達夫曾談過秋天,“草木慢慢枯萎,空氣濕潤,天空的顏色顯得蒼白,經常多雨少風…秋天的味道,秋天的色彩,秋天的意境和姿態,總是看不飽,嘗不透,享受不飽?!?/p>

秋天,南京成了金陵。但說到金陵城最美的秋色,明孝陵足以讓人拍案叫絕。

圖片

明孝陵燕雀湖

明孝陵仿佛是為秋天而生,銀杏黃,烏桕紅,水杉紅,楓香黃……紅、橙、黃、綠各種顏色,就像打翻的調色板,五顏六色,如夢似幻,一不小心就走進了畫報。

圖片

研究會調色板(文末有驚喜)

在快節奏的時刻,人們越來越希望家是治愈的港灣。秋天過后,寒冷襲來。在這個時候,一杯醇厚的茶和一個顏色相同的家可以成為一個好家。

今日,與研究社共同打造屬于您的明孝陵秋色之家,在這個秋天相伴。

圖片

萬物有時,四時有序,合天地之理,合四時之序。

在古人的觀念中,色彩與生俱來?!敖鹉舅鹜痢彼鼧嫵闪颂斓厝f物的物質基礎,五色“青紅黃白黑”它構成了世界的五彩繽紛。

秋天,燕雀湖似乎闖入了童話世界。五顏六色的落羽杉與湖水相映成趣,一步一步地漫步。望著遠處的橙色秋葉,層層森林被染成了秋天的印象。

圖片

羽杉落葉

秋葉就像黃花梨木色蜂蜜般的水晶黃,越是素體越甜,似乎只有黃楊木那點淡淡的錦面才能與之競爭。

圖片

清代黃花梨(一對)

似乎明朝人都懂得珍惜這樣淡淡的紋木本色。

“色比金,有錢,質參玉無分”《文木賦》中的這句話,很好地詮釋了黃花梨流金滲水的獨特質感。

圖片

二十世紀黃花梨束腰回紋馬蹄大畫桌

對于深受儒、釋、道、禪影響的中國古代文人來說,這種自然創造的美值得細細品味,永不過時。

圖片

被風吹動后,落羽杉的葉子逐漸由黃褐色變為紅棕色,但紅色的葉子并不張揚。紅色是低調的,但不是內向的。它既不是紅色也不是黑色,也不像火一樣紅。它裝飾著明孝陵的秋天,尤其是在柔和的陽光下。

圖片

燕雀湖落羽杉林

就像黃花梨的紅棕色,恰到好處的療愈,略淺的地方帶著濃密的金色貴氣,略深的地方有棕橙的可愛。

圖片

清代黃花梨雕樹瘤筆

結節如眼如耳,可聽可視。毛孔處有點有線,可??尚?。

圖片

清代黃花梨浮雕龍龍壽壽

黃花梨色澤橙黃,色澤鮮艷,有著美麗的棕色眼睛,深受明代文人學士的青睞和尊敬。

黃花梨質地堅硬,高檔家具的主要材料,質地堅硬,圖案美觀,或隱或現,生動多變,色澤不靜不響。

圖片

清代黃花梨夾頭榫刀板平頭

材美是中國家具美學的主要特征,在《考工記》中也有“材有美”說,《畫飾記》中也有“美材如無形”觀點。明代文震亨曾主張選用家具材料“材美而堅,工樸而艷,假爾為馮,逸我百年?!?/p>

“材美而堅“的確告訴中國人選擇木質家具的方法,所以只要條件允許,硬木材料是家具首選的木材。

圖片

明代黃花梨霸王馬蹄腿噴面香幾香

人們利用木材的這一特點,賦予家具以純樸、簡約、流暢的藝術品質和審美感受,為以黃花梨為代表的明式家具注入了淳樸的文人氛圍。

圖片

深秋時節,燕雀湖化身為“天鵝湖”,高貴典雅的黑天鵝有著黑金絲絨般的羽毛,鮮紅的喙,還有纖細的鵝頸,它們悠閑地在青波中游弋,仰望四周,低頭覓食。

640 (1)

清中期紫檀海棠卡花八仙桌

經過各種裝飾工藝的加工,尤其是經過精雕細琢后,色澤深沉、莊重大氣的紫檀家具往往顯得精致絕倫,與黃花梨家具的美學大不相同。

圖片

清代紫檀雕魚跳龍門五屏風式鏡臺

在某種程度上,紫檀可以更好地代表清式家具的文化屬性。換言之,黃花梨和紫檀這兩種優質硬木家具深刻地反映了這兩種不同的文化背景,成為中國古代物質文明史上民族文化現象的突出典型。

繼黃花梨和紫檀木家具之后,紅木家具已經成為傳統家具的一個重要歷史階段。在清朝,從清政府到普通人,盡管他們有不同的品味和風格,但他們都致力于倡導紅木家具的潮流。

圖片

清代中期,紅木有一個書式方角柜(一對)

老紅木與紫檀相似,木色為深紅色或黑紅色,但與紫檀相比光澤略暗,顏色略淡;新紅木顏色赭黃,有圖案,頗似黃花梨。

圖片

清代紅木鑲嵌癭木百寶鑲嵌博古圖七屏風羅漢床和炕桌

甚至所謂“紅木家具”,它與某一樹種關系不大,只是明清以來優質硬木家具的總稱。它的材料包括黃花梨、酸枝木等,它們都不同程度地呈現黃紅色或紫紅色。

圖片

清代紅木雕龍紋書卷式平頭箱

當人們無意區分它們是什么樹種時,它們被稱為一種既定的習慣,這個名字只是代表了黃花梨和紫檀以來的家具文化現象,在明清家具史上具有獨特的時代和文化特征。

圖片

秋天的明孝陵,也不是完全的黃色和紅色。

風搖草色,日照松光。綠色明亮而晦澀,歷歷深長,端莊含蓄而無限浪漫。


相關話題(文章)